返回

左明天下

首页
第两百八十二章 有的人注定独行
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

    不过紧接着,张九言又是一脚飞来,踢在张存孟的腰上,把他踢得是倒在地上打滚,哇哇直叫。

    没有耽误,张九言举刀,便是要将张存孟一刀斩杀。

    张存孟眼见活不成了,于是咬牙,对张九言说道:“张九言,你让我死个明白,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

    张九言看了一眼张存孟,见他一副可怜样,张九言便道:“好,那我让你做个明白鬼。

    还记得你绑架了一个叫做黄雅升的公子吗?他是我的贵人,对我有救命之恩。”

    张九言这话一出,一切的问题得到了解答。

    “哈哈哈,,,”

    张存孟一阵苦笑,惨笑,“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刚把那黄雅升绑来,你就上我黑虎山了,原来是这样。”

    张存孟明白了,不过这一切都明白的太晚了。

    张九言见他这样,似乎也是想到了自己。

    自己杀的人也不少了,会不会也有一天和他张存孟一样,被人算计,被人逼的走投无路,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是为什么死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张九言能够控制的了的。

    心中唏嘘感慨,张九言说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话音一落,张九言手中刀一翻转,对着张存孟便是一刀挥去。

    “咻”的一声,张存孟喉咙破开一个口子,鲜血飞溅,溅到张九言的脸上。

    张九言躲也不躲,任由张存孟的血彪溅在自己脸上,伸出舌头,张九言还舔了舔嘴角的血,露出一丝笑,

    这一个笑,显得是那样的恐怖和诡异。

    天亮拂晓,刘宗敏回来了,很可惜,他却没有追到李自成。

    张九言虽然是心中遗憾,但是也没有办法。

    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李自成命不当绝,这或许也是老天爷的安排。

    “难道这李自成注定会是我一辈子的敌人吗?”

    心中感慨不已,但是多想无益,张九言便是让人打算战场,收缴战利品。

    之前自己这边的死难兄弟,还有伤员,已经是被送上山寨。

    尽管说这一次战斗很顺利,取得了很大的战果,但是自己这边还是难免有死伤,

    这一次,张九言战死六人,重伤十一人,轻伤者不计,不过怎么也有二十多,这可说是人人挂彩。

    伤亡颇大,但是战果更加大,杀死李自成罗罗兵一百一十二人,俘虏三十五人,缴获刀枪棍棒几百件,粮草五十多石,可说是一个大胜仗。

    就在张九言打扫战场的时候,张九言姐姐张招第下山来了。

    张九言姐姐见到这里死伤一地,心里分外急切,生怕弟弟出事,慌忙向人打听弟弟张九言下落。

    找到张九言,见张九言平安无事,张九言姐姐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不过很快张九言姐姐的心又提起来了,不知道恩公李自成有没有事?

    不过这事情她又不好问,脸上神情很是复杂。

    张九言和姐姐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的心思那还有不知道的吗?

    尽管张九言心里对姐姐还对李自成念念不忘,感到不舒服,但张九言也不想让姐姐空担心记挂,说了一句,说李自成没事,跑了。

    张九言姐姐一听,一颗心这时候才算是彻彻底底的放下。

    “姐,以后李自成的事你别管,我跟他,最后只能活一个,你对他念念不忘,最后你说你怎么办?”

    李自成是自己目前来说最大的敌人,从现在的局面来看,那也是化不开的。

    张九言很担心姐姐对李自成越陷越深,最后不论自己和李自成谁赢了,姐姐夹于中间都会伤心难过的。

    为了避免这一天的到来,张九言不得不提前跟姐姐把话说清楚。

    张九言姐姐听了,眼睛莫名的就红了,“九言,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说,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张九言苦笑一声,“姐,你也看到了,这次是李自成联合张存孟来打我,你说我们之间还能好好谈吗?”

    张九言看着姐姐,心疼道:“姐,你忘了他吧,以后我给你介绍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做丈夫,保证比那李自成强十倍,一百倍。”

    张九言姐姐丝毫不动心,只是眼眶含泪,默默说道:“别人强不强,管我什么事?

    我只喜欢我的意中人,哪怕他是一个瘸子,聋子,瞎子,可只要他中意我,我中意他,他就是我的天,他就是我的命,别人再厉害我也不稀罕。”

    说完,张九言姐姐走了,只是留下那落寞潇潇的背影。

    “姐。”

    张九言喊了一声,但是张九言姐姐却是没有淤回头,一个人独自上山去了。

    “哎。”

    张九言知道姐姐心里难过,这时候,张九言心里真是有一千个后悔,一万个后悔,

    要是当时在王婆山,姐姐没见到李自成,那该多好。

    现在,这真是造化弄人啊。

    张九言回到山寨,一进山寨,见到山寨里面的人,那死难的青壮家属,他们哭的撕心裂肺,震人心魄,张九言也是心里难过。

    那胜利的喜悦,在这时候也是凭空消失不见,张九言反而觉得自己像做错了事一样。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张九言抹去,张九言立即变得昂首挺胸,大步而跨,雄姿勃勃。

    谁都可以优柔寡断,谁都可以多愁善感,谁都可以流泪心软,但是唯独自己不可以。

    自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是爹娘姐姐的主心骨,自己不论何时,都要表现的强硬无比。

    只有这样,他们跟着自己才会有信心,自己才能带着他们在乱世求生。

    “大哥哥。”

    小家伙杨爱跑来迎接张九言,感受到张九言的情绪变化,自己也是变得少有的严肃,牵着张九言的手,给了张九言一丝安慰。

    “走,回家。”

    张九言说了一句,牵着杨爱的小手,在山寨小道上走着,向自己的家走去。他身后,跟着刘宗敏和高杰。

    几人走在山寨的小路上,对两边传来的哭喊声,好似没有听见。

    有的人,有的时候,注定独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