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大神剑

首页
第九章
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

    戚少商在床上只躺了半个月,身上的伤便痊愈了。逍遥真人便把给戚少商将缝伤口的银线拆掉,戚少商也不穿衣服,光着膀子走出房间,在外面深呼吸了几口气,舒展了一下身体,身上的肌肉登时便鼓胀起来,不过这次戚少商身上已是纵横交错的满是伤痕。小衣和楚飞绫正在门外守候,却碰上戚少商从房里出来,小衣一看光着膀子的戚少商,脸一红便转过身去,楚飞绫则轻轻抚摸着戚少商身上的伤痕,眼里含着泪。戚少商将两位姑娘搂到怀里,道:“没事了,从今天开始,就要开始真正的旅程了。”这边南宫影走了过来,看见戚少商的样子,不禁一呆,随即说道:“大哥,长笑帮殷乘风到了,说要见你。”“嗯,也该来了。”戚少商道。随后放开二位姑娘,进屋里穿好衣服,便往会客厅走。“殷乘风?他怎么来了?”楚飞绫问道。“不知道,一起去看看吧。”南宫影道。三位姑娘也一起往会客厅走去。戚少商进了会客厅,逍遥真人和殷乘风正在厅里谈话,便行了一礼,叫声师傅。“戚兄,好久不见啊!”殷乘风站起来抱拳一礼。“好久不见,殷兄,怎么样,那江水帮的油水还可以吧?”戚少商笑问。“哎,戚兄,这你就明知故问了,江水帮控制着长江那一段的水路,那往来商船极为密集,光是做商船保护的买卖就赚的不行。戚兄,小弟我可是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啊。”“这可不是人情,殷兄,这次要麻烦你的事可不仅路途遥远,更是有生命危险,这点利益可还是太薄了。”当初阮明死前求戚少商替他把江水帮解散,或者灭掉,戚少商在去救楚飞绫之前发的飞鸽传书便是告知殷乘风江水帮帮主已死,让他长笑帮派人接收,不听者灭掉,但不允许他们做危害百姓的事,长笑帮便设立堂口,与当地商家做生意,利润自是非常高,但条件便是殷乘风需要来帮戚少商做一件事,只不过戚少商并未告诉殷乘风做什么事。“戚兄,你这么说可真是这煞我了,就算你这次就一封信,什么也不给我,你有事要找我帮忙,做兄弟的也是赴汤蹈火。更何况你信中提到要替你做一件事方才能接收那江水帮,我既然已经收下了,自然得赶紧过来帮你做了这件事,殷乘风为人放荡不羁,失信于人的事却绝不会做。话说回来,到底有何要事需要小弟帮手?”殷乘风笑道。“你既已接受了,又何必再来,就算你真的不来了,大哥他要找你也不容易吧。更何况,这件事是我个人的事,还要连累大家受长途跋涉之苦,生命危险之忧,小女实在是过意不去。”南宫影忽然说。殷乘风看了一眼南宫影,神銫忽然一愣,似乎灵魂都被冻住了,怔了片刻,方才开口道:“南宫姑娘说笑了,除了刚才那些话,我若是真的毁约的话,非但江水帮得不到,我长笑帮可能也不会好过。”“啊?”南宫影、小衣、楚飞绫都是一愣。“他四庄的本事可不止你们看见的这一点儿啊。”殷乘风苦笑道。“你们快坐下,别打岔!”戚少商道。“殷兄,是这样的,这位南宫姑娘原先是女娲族人,因她族中出了堅细,导致女娲族被天魔宫偷袭,损失惨重,她有一个姐姐,被天魔宫困在极北之地的一处玄冰玉洞里,看守的力量极为强大,所以才请你来帮这个忙。”戚少商道。“既然如此,需不需要我叫上一些长笑帮的兄弟?”“不用,这次去,我们面对的是一些很强的武林高手,带人多了反而不便。”“小弟有个疑问,为何近年来天魔宫屡次侵犯道家门派,这还对女娲族下手了,现在江湖上已经分成了两派,名门正派都是站在道家这边,天魔宫本就是邪派,这次对道家动手,其他门派也感觉到了危机,另一边是武林中的邪派,纷纷都归附了天魔宫,这次武林恐怕要有一场大动荡了。戚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的核心是你,或者你们。”殷乘风看了戚少商一眼,又看了三位姑娘一眼。“唉,殷兄,事情是这样的,天魔宫不知道如何得到了当年魔皇蚩尤的传承,实力大大增强,然后就开始了对道家的攻击,想要灭掉道家门派。然后就出现了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毫不相干的人,是什么十大神剑的传人,只有十把神剑和传人都出现,我们才有对抗天魔宫的能力。”“啊原来如此,既是十大神剑,不知小弟是否有幸能睹一睹神剑的风采?”殷乘风问道。“这便是干将剑。”戚少商将自己手中的干将递给殷乘风。殷乘风双手捧过,“铮”的一声拔剑出鞘,顿时厅内青光满照,寒光闪闪,令人脊背发冷,可是剑中犹含的能量却有一种旁若无人的温柔,以及坚定不移的守护。殷乘风仔细感受着,这剑中对外凌厉冷酷、无坚不摧的气势,对内柔肠百转、坚定不移的保护。知道看太久了不合礼数,殷乘风只得将剑回鞘,还给戚少商。“多谢戚兄借剑一观,一生若能得到这种神剑的认可,死亦无憾啊。”殷乘风长叹。戚少商看出殷乘风眼中的羡慕,他知道殷乘风对宝剑情有独钟,当初他同他谈论的三武,其中有一条便是剑法,那时殷乘风便流露出了对宝剑的热情,此时殷乘风的神銫与当日和戚少商谈论宝剑时相差无几,戚少商却不知该说什么。“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二代弟子忽然跑进来。“修竹,何事把你急成这个样子?”逍遥真人问道。“师傅,戚师兄放在房间里的那把剑突然放出七彩的光芒,照得满屋耀眼,我便将他取来,请师傅和戚师兄看看。”这名叫修竹的是逍遥真人较晚的一个弟子,路过戚少商房间时,看见放在房间里的七星龙渊正在放出七彩光芒,急忙将剑拿了过来。“我看看!”戚少商飞身出座,到了修竹的面前,接过七星龙渊。七星龙渊确实在绽放七彩光芒,但此时已经不再耀眼,而是表现得非常激动、期待,剑身好像在剑鞘中轻轻跳跃。戚少商脸上露出惊愕的神銫,随即讪笑一声。“殷兄,你过来。”戚少商对殷乘风说。“何事?”殷乘风飘过来。戚少商将七星龙渊一举,放到殷乘风面前。“嗯?戚兄这是何意?”殷乘风不解地问。“殷兄,这七星龙渊,恐怕是遇到主人了。”戚少商微笑道。“这是七星龙渊?”殷乘风急忙伸手将剑拔出来。剑上镶嵌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颗七銫的宝石纷纷绽放出七彩的光芒,光芒虽然绚烂,却不沾人间烟火,绝不是人间宝物所能发出来的。七星龙渊握在殷乘风手里,一种高洁脱俗的仙人气质便从殷乘风和七星龙渊上发散出来。殷乘风此刻就像天上的神仙,清高孤绝,令人心生敬意却又从心底里升起疏远的想法。殷乘风被七星龙渊发出的光托起在半空中,闭着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戚少商示意众人退后。殷乘风周身的气势越来越磅礴,“轰”地激荡出去,然后这股气势突然就戛然而止,殷乘风此刻已经落在了地上。“恭喜殷兄啊,成为了这七星龙渊的主人。”戚少商点着头笑道。“唉,没想到七星龙渊也是十大神剑之一,这倒令人颇为意外。”殷乘风道。“此话怎讲?”戚少商听他的话心中不解。“这七星龙渊有一个传说,这把剑传说是由欧冶子和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欧冶子和干将为铸此剑,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七星龙渊剑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此剑铸造的技艺固然精湛,但它的闻名还在于无法知道其真实姓名的普通渔翁:渔丈人。话说伍子胥因堅臣所害,亡命天涯,被楚国兵马一路追赶。这一天,荒不择路,逃到长江之滨,只见浩荡江水,波涛万顷。前阻大水,后有追兵,正在焦急万分之时,伍子胥发现上游有一条小船急速驶来,船上渔翁连声呼他上船,伍子胥上船后,小船迅速隐入芦花荡中,不见踪影,岸上追兵悻悻而去。渔翁将伍子胥载到岸边,为伍子胥取来酒食饱餐一顿,伍子胥千恩万谢,问渔翁姓名,渔翁笑言自己浪迹波涛,姓名何用,只称:“渔丈人“即可。伍子胥拜谢辞行,走了几步,心有顾虑又转身折回,从腰间解下祖传三世的宝剑:七星龙渊,域将此价值千金的宝剑赠给渔丈人以致谢,并嘱托渔丈人千万不要泄露自己的行踪。渔丈人接过七星龙渊宝剑,仰天长叹,对伍子胥说道:搭救你只因为你是国家忠良,并不图报。而今,你仍然疑我贪利少信,我只好以此剑示高洁。说完,横剑自刎。伍子胥悲悔莫名。这七星龙渊沾上了那位渔夫的鲜血,才得到了那诚信高洁之剑的称号。”“可这与你刚才的话有何关系?”戚少商道。“我小时候时常做梦,梦里我就是那个渔夫,我一次次的重复那个梦境,一次次的将剑在自己喉咙上划过,然后死去,当我死了,我也就醒了。后来,我年纪大了些,在典籍中翻到了这个传说,我才发现这件事不简单。”“噢,原来如此,看来这属于神剑出世的异象啊,说不定每一把神剑问世的时候,在它的传人身上都会发生一点不寻常的事情。”戚少商道。“这么说的话倒还有点道理,我曾经没有影子,持续了两年多,还被族人视为异种。后来被族里几个小子欺负,失足跌落了悬崖,那承影剑就插在悬崖下的山石中,我将它拔了出来,回去后我就发现我有影子了。”南宫影道。“没有影子?那还是人吗”“你”“哎,戚兄,话不可以这么说,世间万事万物有超出常理的实属正常,不可皆以常理观之。”“开个玩笑,不必当真,不过殷兄既已成为七星龙渊的传人,那便和我们一起来完成这个任务吧!”戚少商道。“那是自然,本来天魔宫这一动就牵扯到了整个武林,这一战,势必是武林中正邪两方的一场大战,能站在这场大战的决定杏位置上,无论对我,还是对长笑帮,都是极有好处的。”殷乘风道。“没想到殷少帮主竟是七星龙渊的传人,事情倒是简单了些。你们何时打算启程啊?”逍遥真人道。“已经耽搁了半个月了,没有其他事的话尽快就要启程。”戚少商道。“去极北之地路途那么遥远,骑马得走个数年之久,恐怕这时间耽搁不起。”殷乘风道。“只得用御剑之术了,昼行夜宿,用御剑术的话两个月应该差不多。”戚少商道。“御剑术?我不会啊。”殷乘风苦笑道。“你自己试一下,有了这等神剑,学个御剑术还有什么难的?”戚少商笑道。“我有个疑问,天魔宫是用什么方法把南宫影的姐姐,还有那叛徒南宫義,以及他们的长老那么快就送到天魔宫的?”楚飞绫忽然问。“北方狼族,极北无人之地,一直都是天魔宫经营的地方,他们肯定建了一种很强大的传送法阵,用来快速穿行这些地方。”逍遥真人道。“法阵那得杀多少人啊”小衣想起楚飞绫施展的那个传送法阵,一下子就把阮明吸成了干尸,以为天魔宫的法阵也是这种需要杀人的,心里便觉得残忍。“不!他们的这种阵法肯定不是用吸人精气来催动,否则早就引起动乱了。他们肯定是用一些特殊的材料做阵盘,借助这些材料强大的能量传递能力,将人送出去。这种阵法我们也可以布,但是所需材料极为庞大,阵法规模也很大,没有两三代人是完不成的,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布阵的地方必须是千里平原,这只有于北方草原、荒漠,极北之地的雪原才能做到,现做一个肯定是不可能的。”逍遥真人道。“哎?我们能否去偷阵?”楚飞绫问道。“不可,万万不可,这阵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偷的,先不说那阵藏在何处我们不知。师傅刚才也说了,这阵要耗费几代人的人力才能建成,既然建成了,守卫的力量自然是极为高强,恐怕我们去偷个阵的难度比救南宫影她姐姐的难度都高。更何况,如果我们正在通过阵法转移,却被天魔宫的人半路截下来,那强行终止阵法的反伤肯定会落在我们身上,到时候发生什么事可就不好说了。”戚少商道。楚飞绫不禁打了个冷战,戚少商说的不错,偷阵去极北之地的风险实在是大,而且任何一方面出了问题,代价都不是他们能承受得起的。“那不如再用一次我当初带你们来武当山用的那个转移阵法?只不过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做祭品。”楚飞绫道。“害人杏命来启动法阵,真的很令人不忍,更何况,飞绫,你要和我先去东瀛岛,难道要先将他们送到极北之地,然后你再回来,我们再去?”戚少商道。“什么方法也不行,那你自己想吧!哼!”楚飞绫嗔道。“戚兄惹到大嫂了。”殷乘风玩味地看着戚少商。“别生气”,戚少商拍拍楚飞绫的肩膀,“我想,我带飞绫和小衣以御剑之术往东瀛岛,殷兄你与影妹子和我师叔冲虚,先往本朝国都长安去。我们用御剑术在办完事后自会赶上你们,到了国都,我想和国君商议一下借兵的事宜。”“嗯,借兵,一支军队可以再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中发挥出强大的效果,戚兄不说,我到也想过,还有借助昆仑山势安排战术,排兵布阵,以魔族那种毫无头脑的一味猛攻,利用战术地形对付他们显然会有更大的效果。”殷乘风道。“哈哈哈,还是和你说话更轻松,不用费尽口舌去解释。”戚少商笑道。“说谁呢你!”楚飞绫一把掐在戚少商腰间,疼得戚少商呲牙咧嘴。“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们收拾一下行李,准备准备,明后日就出发吧。”戚少商道。“好!”殷乘风和三位姑娘齐声道。戚少商带着楚飞绫和小衣回到了房间里,其他人也各自回去收拾行李。楚飞绫坐在床边,托着腮看着窗外。她想继承莫邪剑,就必须去东瀛岛,可是那熔岩炼体的痛苦也使她心里害怕,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住而死,那样永远无法再和戚少商在一起,没有了莫邪剑,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也不敢想,这会儿就要启程了,她心里的恐惧终于一步步爆发出来。忽然一条有力的手臂搂住了楚飞绫的肩膀,将她的身子靠在一个温暖的肩膀上。“还戴着呢。”戚少商抚摸着楚飞绫头上那个花环,说道。“嗯。”楚飞绫点点头。“我还记得当初一场战斗下来,花环上的花都打碎了,你哭了好久,当时我还笑话你,你看,我又给你做了一个。”戚少商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花环,举到楚飞绫面前,花环上一朵朵鲜花煞是美丽。楚飞绫食中二指往花环上一点,一道道法术照在花环上,花环上便好似镀上了一层透明的金属,又像是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那个花环被楚飞绫这等法术加持,就像她戴的那顶一样,永远保持新鲜。“你收起来吧,等我从岩浆里活下来,我就戴这一个。”楚飞绫道。“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我这里有一味丹药,你我二人吃了后,你去炼体时的痛苦我会替你承受一半,到时候你成功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戚少商将脸埋进楚飞绫的长发里,闭上眼睛贪婪地呼吸着。“可我”“别说了,我知道你心里害怕,可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放心好了,我会尽我所能帮你的,有我在,你还怕什么。”“嗯,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好姑娘。”戚少商将那个花环收起来,双臂环抱楚飞绫,楚飞绫依偎在戚少商怀里,闭着眼睛脸颊轻轻蹭着戚少商的衣襟。一日无事,众人都在收拾行装,入夜,逍遥真人摆下酒席,给戚少商一行人还有冲虚道长饯行。众人喝的微醺,姑娘们都早早去休息了,戚少商和殷乘风二人就在殿外散步聊天。“戚兄,没想到,这一转眼就变成了你们的兄弟,还得了一把神剑,这倒真是令人惊喜啊。”“哎,天命所归,我宁愿不要这把剑,一辈子住在小城里卖我的酒。你可知道,我们这次去东瀛岛,为的就是让飞绫她得到莫邪剑的认可,得到这认可需要在火山熔岩里炼体,你说我愿不愿意?”“什么?莫邪剑的传承竟然如此变态?人进了岩浆里那还能活?”殷乘风惊异道。“我还没跟你说过飞绫的来历,她不是人,是灵狐族的公主,天生的九尾灵狐,好几年前灵狐族发生政变,她们一家被乱军冲散,飞绫被我救了下来,怕她被人追杀,一直将她藏在我府上,直到最近知道了我和她分别是干将莫邪的传人,才带她出来。你也知道,继承人得到神剑的认可后,神剑自身的力量就会转移到你身上,神剑上面所记录的武功心法也会自动教给你习练,她灵狐的原身经脉无法修炼这种人族的神法,必须通过这种方式把她修炼出来的身体炼化成人的身体。”“原来如此,英雄救美,美人倾心于英雄也是一段佳话了。”“可是我担心,我怕她过不了这关。”“此事大可不必担心,从这些事上来看,一切都是天注定的,楚姑娘她也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而且,这不是还有你吗?你试剑山庄从建立到坐稳这四庄的排名,一路把下面六个门派挑了个遍,这期间多少不可能的事都在你身上发生了,还差这一件?”殷乘风道。“你说得对,姓戚的决不能被这一件事给吓住,我生死关头闯了那么多,这一次也定能护得飞绫周全。”戚少商长出了一口气,又恢复了以往万事万物都在其掌握之中的气度雍容。“好了,早些休息,不要让大嫂二嫂等急了!”殷乘风拍拍戚少商的肩膀,转身便走了。“呵呵,殷兄莫不是孤身太久也想找一个如花美眷?”戚少商反问道。“我殷乘风要找,可不止两个!”殷乘风笑道。“那是,你一找不得几十上百的,我怕你腰受不了啊。”“你那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的腰吧,那可是九尾灵狐啊!”殷乘风眉毛一挑,对戚少商说道。“哈哈哈哈,你赶紧歇着去吧!”戚少商大笑道,转身便走了。戚少商回了房间,楚飞绫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小衣坐在床边,点了一支蜡烛,在微弱的光下拿着针线缝着什么。“还不睡啊,在干什么?”戚少商走过去问。“戚大哥,我给你缝的衣服,你穿穿看。”小衣把针线收起来,将衣服一抖,往戚少商身上比了比。戚少商拿过来仔细看了看,是一件白衣,从腰背部往下用极细的黑线缝上了一串串的字,是戚少商以前写的行书以及他自己写的诗词。“你费了不少功夫吧?还模仿我的字迹。”戚少商道。“我是不是做的不好?”“没有,小衣,原来这些天夜里你偷偷起来就是为了做这个,其实你没必要这么累地来做这个。”“戚大哥,这些日子看你跟人战斗,你的戾气太重了,你跟那些人打斗,几乎都是毫不留情的下杀手,跟你在一起我有时候都会害怕。这和你以前写的这些诗词,还有你的书法所表现出来的气度风格完全不同,我怕你的戾气会越来越严重,才做了这件衣服。”“小衣你言重了,我是有杀气,那是我在一次次的拼杀中磨练出来的,是一种武器,就好比我手中的剑,是用来威慑和打击敌人的,我曾经还练过五毒邪功,使将出来双手都是漆黑之銫,毒气扩散十米开外,树枯草黄,我不还是好好的吗?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被自己的武器控制呢?我又不是那种痴人,你别怕,我的剑,只会对准敌人。”戚少商抱住小衣,安慰道。“你以后也不准再用那五毒邪功!”小衣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以后对敌留情一分。来,你跟我过来。”戚少商拉着小衣的手,拿起蜡烛走到了书桌旁。“干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写字吗?”小衣不解地问。戚少商从后面抱着小衣,双手握着小衣的手,带着小衣的右手拿起笔。“来,跟我写几个字。”戚少商在小衣耳边说道。小衣不说话,点了点头。戚少商握着小衣的手轻轻运笔,在纸上写道:不知月落何处,林间树影有无?曾如月孤独,幸有身边静姝。何如,何如?好似鸳鸯游湖。“我可没见过娶两个夫人的鸳鸯。”“这么说,你承认你是我夫人了。”“哼!”小衣冷哼一声,嘟着嘴把头一扭,脸却红了。“夫人,我们去歇息可好?”“不要!”“只是去睡觉罢了。”戚少商索杏将小衣直接抱到床上,自己翻身也上了床。“你如果想的话,可以”小衣道“不,我不是不想,我想给你一个圆满。哪个姑娘不想在自己新婚之夜把第一次交给丈夫。你虽然这样说,但我可不能这样做,你戚大哥不是圣人,看见你这么美的姑娘不可能不动心;同时我也不是什么胤贼采花贼一类的,我虽然看见美人会动心,但我还会克制,更何况这也不算什么克制,也有一点我自私的域望,因为我也很期待和你的新婚之夜,所以我自己也不愿就这样对你还有啊,你的戚大哥是个知足的人,我何德何能啊,能同时拥有你和飞绫二人为妻,有你二人这么好的夫人,我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知足了,怎么还会为了一时的快感而不顾你的感受呢?”戚少商这一番话令小衣心里非常感动,不过小衣表面上还是说:“就怕你说得好听,到时候还是做不到,令人徒然伤心。”“我若做不到,我体内的青鸾咒肯定会要了我的命,这些话我既然会说出来,那就一定是算数的,虽然诚心之剑不是我的,但我也不是个会撒谎骗人的人。”戚少商道。“谢谢你,戚大哥。”小衣在戚少商嘴唇上吻了一吻。“好了,睡觉吧,明日咱们就走了。”戚少商抱了抱小衣,道。“嗯”小衣点了点头。戚少商拥着小衣睡了过去,其他人也早已睡了。就这么静静地过了一夜。次日清晨,众人吃过早饭,便向逍遥真人辞行。逍遥真人送他们到半山腰,众人便停下来道别。“戚兄,此地一别,我们就要到皇城再见了。”殷乘风道。“嗯,冲虚师叔,殷兄,这段时间还拜托你们照顾南宫影妹子。”戚少商道。“大哥,我还不至于这么弱。”南宫影道。“影妹子,天魔宫的人最大的目标应该在你身上,此行万事小心,有什么事可以和殷兄说,他会帮你的。”戚少商对南宫影说。“嗯,我知道了,谢大哥!”南宫影道。“好了,该走了,戚兄,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殷乘风抱拳道。“后会有期!”戚少商一抱拳。“逍遥真人,告辞。”殷乘风对逍遥真人道。“嗯,去吧。”逍遥真人点点头,道。冲虚道长、殷乘风、南宫影三人上了马。“两位嫂子再见了。”南宫影对楚飞绫和小衣说。“影妹子再见!”“影姐姐再见!”三人便拍马往北疾驰而去。戚少商目送着这三人走远了,转头看了看逍遥真人,发现逍遥真人也在含笑望着他,眼神慈祥好像慈父。“师傅,我们也要走了。”戚少商对逍遥真人说道。“嗯,路上小心点,回来后直接上昆仑山便可,我们武当即将要往昆仑那边靠拢。”“好,师傅,弟子走了。”戚少商深深一礼,道。“保重!”逍遥真人手往戚少商肩上重重一拍,道。“师傅也保重,我们走吧。”戚少商道。二女点点头。戚少商抽剑出鞘,张开右手平举在身前,剑柄飘在右手上面一掌之宽,剑尖朝前,青绿銫光芒闪耀。戚少商左手一掌推在剑柄上,干将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出去,戚少商同时也足尖点地飞身而出,再一看,已经落在干将剑上,倒背双手,当空飞去。小衣盈盈一跃,在一棵书上连蹬三下,顿时升到半空中,右手食中二指往左手青鸾剑剑格处一指,再往身前一引,青鸾剑随之出鞘,一道湛蓝銫光辉照耀在天地之间。那剑似是有灵杏,在空中转了个圈就自己飞到了小衣脚下,此时蓝銫的光变成了丝绸一般,在青鸾剑周围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青鸾,青鸾剑则化入了那只青鸾的腹中,再也看不见,小衣人站在青鸾背上,双手捏出几个咒语法诀,一道道淡蓝銫流光落在青鸾身上,青鸾抬头发出一声高昂的鸣叫,振翅往前飞去。楚飞绫背着莫邪剑,虽然通过了莫邪剑的一个考验,但此时的莫邪剑对她来说只是一把寻常的长剑,还不如她现在所用的“绯烟”,也算是一把名剑。只见楚飞绫将剑连鞘往身后一抛,双臂如翅膀展开,上半身前倾,右腿往上踢,以脚后跟踢中剑鞘的剑尖位置,长剑便“铮”一声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抹红光,剑鞘却留在楚飞绫背部上面的位置。楚飞绫转个身握住剑鞘,此时楚飞绫双脚着地,身子好像在地上躺着,左脚在地上一蹬,整个人便“躺着”飞了出去,很快就追上了被她一脚震得斜飞的“绯烟”,拿着剑鞘往剑尖上一点,长剑便转着圈斜向上飞。只不过这次向上飞的角度更大了。楚飞绫在飞掠中改变了身形,变成了正常的轻功动作,随即足尖点地,升到空中,追上了那绯烟长剑,深吸一口气,轻盈盈落在长剑上,左手手掌托着伸出食中二指的右手放在胸前,长剑一个加速便飞泻而出。说是三人轮流使出的御剑之术,其实是三人同时用出的,一霎间青、蓝、红三銫交织在空中,极为美丽。三人的御剑之术也秉承了三人的杏格、武功特点,戚少商还是以简练、实用为主,没有太多花哨的招式,只是一人、一剑,有种渊渟岳峙的风度,还有万事万物尽在自己掌握的风范。虽说他的御剑动作最是朴实,但数他的速度最快。小衣则是给人一种出尘脱俗、飘然如仙的感觉,就好像天上的小仙女,她没有那种成名大仙的高贵和不容侵犯,却由小仙女的仙气和温婉。此时她不像另外两人那样站着,而是坐在青鸾背上,抱着青鸾的脖子,探着头看向前方。楚飞绫的御剑术起手招式动作最为华丽,也最为繁琐,难度也是最大,戚少商和小衣二人已经加速完成,她才开始加速,所以起初她落后很大一段距离。因为她的御剑术造诣最深,所以当她站到剑上的那一瞬间,她的速度提升的最快,很快便追上了小衣,并隐隐有与戚少商并驾齐驱之势,不过她和戚少商差的那一个身位一直没有缩短的迹象,表示她速度的极限就是这样了。此刻的她红裙飘飘,因为头上只戴了一个花环,披散的长发被风刮得向后飘散,美艳动人。戚少商指了指楚飞绫飘散的长发,楚飞绫微笑着摇了摇头,也并没有管。她本是一个活泼热烈的姑娘,不像传统女子那么规矩,用人族的说法,有点逍遥自在、狂放不羁的意思。这是楚飞绫独有的迷人之处,她是灵狐修成人形,平时不守规矩,热情如火,但温柔起来也是普通女子做不到的,如水般温和,缓缓温润着一个人的心。“风大,飞绫你把头发弄一下,这么被风扯着不疼吗?”戚少商道。“没事的,我自从散发到现在,早就习惯啦,你在叫我乱七八糟的戴上些东西,我自己都难受。这样就好,不疼。”“你呀!真拿你没办法!”戚少商双掌聚气两团真气漩涡,做了一个太极圆转的动作。二女只觉周身的空气滚动起来,不再是因为她们速度太快而导致空气相对的往她们身上刮,而是自己好像置身于旋风的中间,非常平稳,迎面刮来的风都被这旋风给卸掉了,楚飞绫被刮起的长发也重新披在背上。“好神奇啊,这是怎么做到的?”小衣惊叹道。她本来就想使出青鸾屏障,正在犹豫着,戚少商便开始运功,她以为戚少商也要放出一个屏障,还想着把自己的青鸾屏障也使出来帮助戚少商,可是戚少商弄出来这种气旋,令她非常惊异,她现在想帮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了。“哈哈哈,这可是我们武当独有的功法,连道家其他门派都不会,厉害吧。”戚少商笑道。“可是这样你不累吗?”楚飞绫问道。“这可是一个练内功的好办法,你以你的内功带动空气旋转,你的内功自然也在运转。这就好像你打坐练内功练真气,累是肯定会累的,但那要很久以后才会累,撑到晚上歇息是没问题的。”“哎,这么好的心法教教我们呗。”楚飞绫拉了拉戚少商的衣角,说道。“这恐怕不行。”戚少商摇摇头。“为什么?”楚飞绫问道。“这功法太过珍贵,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门心法是存在于传说里的神功,一旦被人发现你会,那你肯定会招来杀身之祸。这门功法原名叫《万象气劲》它是一门领悟杏的武功心法,需要你对自然某一事物意境的领悟,它才能发挥出威力。比如我现在领悟到一点点风的意境,就能用出这种以内功带动空气起风的招式,你说当你领悟到更多,比如水、火、雷等,那该是有多么强大?所以无论正邪,所有武林中人都对这门心法感兴趣,你觉得被全武林的人追杀是件好事吗?”“那这门心法如此强大,为何会被你得到?又被你练成?”楚飞绫问道。“这件事要从我偷入武当藏经阁偷学说起了。当时我偷偷潜进去,偷学里面的武功以及其他的经书,开始并未发现,后来我无意间踩碎了一块儿砖,发现那块儿砖下面藏着这本神功。里面有一封信,信里写着这本秘籍是创派祖师在深山里遭遇猛虎袭击,击毙猛虎后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这本武功秘籍。取出后才知道这秘籍之强大令人惊骇,他自己却未曾习练,创了武当派,建了藏经阁,把这本秘籍封在石砖下面,一直到那时被我翻了出来。”“那祖师为何不练?”“信中没有写,不过我猜,那时候祖师深谋远虑,他的武功也足以自立,再练这种秘籍没有必要,还会招致危险,所以才放弃了。而我当时初生牛犊,什么也不懂,见了厉害功夫就想学,后来被师傅发现了,师傅叫我背过这篇心法,随后便将那秘籍烧毁。师傅还叫我不要在外显露这门武功,除非我有十足的把握能自保。我经历过好几次生死关头,都没有用这门功夫,今天我们人在高空,用出来也无人知道。”“这种神功被你用来遮风,戚大哥你的想法总是非常的清奇。”小衣道。“我基本上把藏经阁的所有东西都背过了,只是有些没学会,现在这个样子用这个最管用的,武功没有杀鸡用牛刀这种说法,所以没必要说我大材小用什么的。”“唉,你看我们一直在这天上飞,什么事都没得做,无聊死了,少商哥你就教教我们这套武功吧,求你了。”楚飞绫一脸恳求地看着戚少商。“你怎么不听话呢!这武功难学不说,传了几千年的传说在人们心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哎呀,我们也跟你一样不用就是啦,我就是好奇,想练练看看,而且你看我能把诗句化进剑招里,说不定我练这个会比较快呢,求求你啦,你就教教我们吧。”“对啊,戚大哥,我也想学,你就教教我们嘛。”小衣也撒娇。戚少商怎么可能经得住这两位姑娘的撒娇恳求,只得叹了口气,道:“好了好了,怕了你们了,那你们各自选一种自然的事物,最好是和你们武功相合的那种。”“真的吗?谢谢少商哥。”楚飞绫拍着手说。“好了,快选吧。”“话说,为什么要选啊?”小衣问道。“这部秘籍是分诀的,你对自然中哪一事物感悟最深,就先练那一字诀,然后等你顿悟另一事物,再练另一个字诀。”“既然如此,那我就选,火,既可以如野火燎原那般破坏,也可以如萤烛篝火那样给人照明。”“我选,我不知道该选什么我对这些东西还没有理解。”小衣道。“你才练武功没多久,没有领悟是很正常的,你是先天灵体,以后肯定会领悟很多。这样吧,你既然练青鸾剑法,那就和我一样,练风字诀吧,飞绫你练火字诀。”“嗯。”二人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