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大神剑

首页
第七章
热门小说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也渐渐地亮了,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戚少商周身真气敛去,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被阳光照得又眯了一下,看见小衣趴在床边,托着腮看着自己。

    “醒了啊,小衣。”戚少商笑笑,说道。

    “嗯嗯,戚大哥,影姐姐怎么样啦?你们那个冲击波,我挡下来了吗?”小衣问道。

    “放心吧,你都挡住了,你做的很好,只是你被余力震伤,昏过去了,在你昏倒的时候你的青鸾剑法内力已经开始给你治疗内伤了,我就把你抱回来了。”戚少商伸出手轻抚小衣脸庞,笑着说。

    “嘿嘿,那就好,我已经用了全力了,你们两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小衣傻笑道。

    “你个傻瓜,非要拼劲全力去拦,以我三位师傅师叔的功力难道还挡不下一个冲击波吗,真的是。”戚少商听着像责备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心疼,小衣听着不禁喉头哽咽。

    “我没事的,戚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你伤的比我重多了,你以为我都看不出来吗?”小衣伸手捏住戚少商肩膀,嘟着嘴说道。

    “嘶小衣你轻点,疼死我了。”戚少商一哆嗦,急忙甩了一下肩膀,小衣见状赶紧撒了手。

    “对不起啊戚大哥,我也是关心你嘛。”小衣低着头说。

    “没事了,走,咱们去看看南宫影怎么样了。”戚少商道。

    “嗯嗯。”小衣点点头,与戚少商一同走出门去。

    二人到了房间门口,戚少商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楚飞绫。

    “怎么样了?”戚少商问道。

    “影姑娘已经醒了,三位真人在大殿中休息,你先去看看她吧。”楚飞绫道。

    “嗯。”戚少商点点头,走到了南宫影床前。

    “怎么样了,影姑娘。”戚少商靠床边坐下来,问道。

    “没事了,谢谢你,楚姑娘已经都告诉我了,为了治我的毒,你们这两天都受了不少累,谢谢你们了。”南宫影想起来行礼,却被戚少商按住了。

    “哎,说的什么话,我们都是伙伴,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好姐妹,兄弟姐妹有难了,我这做大哥的还能干看着?”戚少商笑道。

    “是啊是啊,影姐姐,我们都是姐妹嘛,这有什么好谢的。”小衣道。

    “我刚才自称大哥,影姑娘不介意吧?哈哈哈。”戚少商笑道。

    “承蒙不弃,小妹以后就叫你大哥了,还望大哥收下我这个妹子。”南宫影道。

    “别这么说,能收你这么个妹子是我的荣幸,那以后我不叫你影姑娘了,叫你影妹子了。”戚少商笑道。

    “好!商大哥!”

    “那你先休息,我带她们二人去见我师傅师叔,问一些事情。”

    “嗯。”南宫影点点头。

    “我们走吧。”戚少商对小衣楚飞绫二人说道。

    二人点点头,三人便一同出了房间。

    “弟子戚少商拜见师傅!”戚少商在大殿门前喊道。

    “来了就快进来,搞那么多干什么。”逍遥真人道。

    戚少商便推门而入,后面跟着楚飞绫和小衣。三位真人正在太师椅上坐着喝茶。

    “弟子见过师傅和二位师叔。”戚少商行礼,道。

    “嗯,起来吧,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们,刚才周天推演已经开过了。”逍遥真人道。

    “啊?谢师傅!”

    “哎,快问吧。”

    “我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为什么没有任何传说就出现了我们这些神剑传人,三界守卫这种神位也是从来没有人说过,为什么偏偏我们这些人身上会出现这些东西?”

    “你听我说,从远古至今,神魔两界相生相克,互相制约,互相平衡,就像这太极的两仪,本来虽然互有摩擦,却各自相安无事,哪料五千年前,从西方传来了佛教,这个平衡一下子就被打破,佛教传进来,自然是有了一大批的信徒,他们又有一句降妖伏魔的教义,这就使得魔界的人非常不甘,两边很快就打了起来,道家不忍见普通百姓受苦,又因门派之见不肯全力帮助佛家,也不会帮助魔界,从中调和,结果局势就被拖成了神、佛、魔三方的混战,那一战,道家的神仙、佛家的佛祖、魔界的魔神,都参与了,天上、地下、人间都是战场,最终那一战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三个教派的无数高手尽数凋亡,神、佛、魔那些早已封圣的大能都陨落了不少。那一战,打得天地运行的规则都出现了漏洞,使得无论是练武的人族、修魔的魔界、修炼的妖族,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不可预测的风险,现在这个世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天灾人祸,三界不稳,天地动荡。近年魔界找到了好几千年前魔皇蚩尤留下来的东西,实力大增,想要覆灭我道家,成为人皇,进而与魔神一起进犯天庭,想要彻底颠覆天界。你们十大神剑传人,也就应运而生了,你们十大神剑传人的能力,并不仅仅来自于那十把剑,而是那十把剑所代表的美好品质,何况为首的圣道剑,正是当年轩辕黄帝所用,这也正是我们这一代的‘炎黄战蚩尤’。而你们,在打败天魔宫后,就成为了三界护法,负责在天地规则修复过程中维持三界的秩序。你们的这个仙位,不是说你们修炼武功到了那种境界,而是你们本身就不是凡人,这是一个劫难,你们就是天上历劫的神仙,借这个契机回到天上罢了。”逍遥真人道。

    “喔,原来如此,我说呢,事情怎么会如此突然。”戚少商道。

    “三位真人,我是莫邪剑的传人,可是莫邪剑根本不让小女碰,只要小女往前一伸手,里面就有一个剑灵飞出来要伤我,还请三位真人指点一下小女,该怎样做才能得到莫邪剑的认可。”楚飞绫道。

    “这个很简单,因为你是妖。”逍遥真人道。

    “啊?”三人不约而同惊叫一声。

    “可是妖也有好妖啊,我修炼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害过一个人,我还救了很多人,为什么会”楚飞绫咬着下嘴唇,目光看着地上,戚少商握住楚飞绫的手,刚想安慰她。

    “哎,姑娘莫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姑娘便是商儿拼了命救回来的灵狐公主吧?”冲虚道长道。

    楚飞绫点点头。

    “你可知干将莫邪的来历?”冲虚道长问道。

    “我听过一个传说,干将、莫邪是两把剑,但是没有人能分开它们。干将、莫邪是两个人,同样,也没有人能将他(她)们分开。干将、莫邪是干将、莫邪铸的两把剑。干将是雄剑,莫邪是雌剑。干将是丈夫,莫邪是妻子。干将很勤劳,莫邪很温柔。干将为吴王铸剑的时候,莫邪为干将扇扇子,擦汗水。三个月过去了,干将叹了一口气。莫邪也流出了眼泪。莫邪知道干将为什么叹气,因为炉中采自五山六合的金铁之精无法熔化,铁英不化,剑就无法铸成。干将也知道莫邪为什么流泪,因为剑铸不成,自己就得被吴王杀死。干将依旧叹气,而在一天晚上,莫邪却突然笑了。看到莫邪笑了,干将突然害怕起来。干将知道莫邪为什么笑,干将对莫邪说:莫邪,你千万不要去做。莫邪没说什么,她只是笑。干将醒来的时候,发现莫邪没在身边。干将如万箭穿心,他知道莫邪在哪儿。莫邪站在高耸的铸剑炉壁上,裙裾飘飞,宛如仙女。莫邪看到干将的身影在熹微的晨光中从远处急急奔来。她笑了,她听到干将嘶哑的喊叫:莫邪,莫邪依然在笑,但是泪水也同时流了下来。干将也流下了眼泪,在泪光模糊中他看到莫邪飘然坠下,他听到莫邪最后对他说道:干将,我没有死,我们还会在一起铁水熔化,剑顺利铸成。一雄一雌,取名干将莫邪,干将只将“干将“献给吴王。干将私藏“莫邪“的消息很快被吴王知晓,武士将干将团团围住,干将束手就擒,他打开剑匣绝望地向里面问道:莫邪,我们怎样才能在一起?剑忽从匣中泳出,化为一条清丽的白龙,飞腾而去,同时,干将也突然消失无踪。在干将消失的时候,吴王身边的“干将“剑也不知去向。而在千里之外的荒凉的贫城县,在一个叫延平津的大湖里突然出现了一条年轻的白龙。这条白龙美丽而善良,为百姓呼风唤雨,荒凉的贫城县渐渐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县城的名字也由贫城改为丰城。可是,当地人却时常发现,这条白龙几乎天天都在延平津的湖面张望,像在等待什么,有人还看到它的眼中常含着泪水。六百年过去了。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丰城县令雷焕在修筑城墙的时候,从地下掘出一个石匣,里面有一把剑,上面赫然刻着“干将“二字,雷焕欣喜异常,将这把传诵已久的名剑带在身边。有一天,雷焕从延平津湖边路过,腰中佩剑突然从鞘中跳出跃进水里,正在雷焕惊愕之际,水面翻涌,跃出黑白双龙,双龙向雷焕频频点头意在致谢,然后,两条龙脖颈亲热地纠缠厮磨,双双潜入水底不见了。在丰城县世代生活的百姓们,发现天天在延平津湖面含泪张望据说已存在了六百多年的白龙突然不见了。而在第二天,县城里却搬来了一对平凡的小夫妻。丈夫是一个出銫的铁匠,技艺非常精湛,但他只用心锻打挣不了几个钱的普通农具,却拒绝打造有千金之利的兵器。在他干活的时候,他的小妻子总在旁边为他扇扇子,擦汗水。因此,干将、莫邪是一对挚情之剑。”

    “嗯,楚姑娘对这传说了解倒是很深,那姑娘可否讲一下姑娘那一套春江花月夜的武功是怎么回事?”冲虚道长。

    “啊?”楚飞绫惊愕。

    “这跟莫邪剑不认飞绫有什么关系吗?”戚少商问道。

    “我被少商哥救回来后,少商哥曾经教过我唐诗宋词,我们灵狐族,或者其他妖族修炼都是靠着吸收天地的精气、自然的精华,不像你们人族练武是靠修炼内力,真气,我们借助的是外力,而人族靠的是自身。所以我们对自然的感受也更加深刻、灵敏,所以当我明白了这些诗词的意境之后,就突然有了一种感悟,从作者到诗词到我再到自然,似乎产生了一种共鸣,因为我除了武功,或者说法术,别的什么也不会,所以我就试着把这诗中的情和景融入到我的招式里,结果却得到了自然的帮助,使我的招式里都带着自然的力量,威力自然也大增。因为少商哥第一篇教给我的就是《春江花月夜》,所以我对这首诗理解最深,昨晚交战就用出来了。”楚飞绫道。

    “嗯!楚姑娘能从诗词联系和沟通大自然,当真是令人佩服不已啊!只是楚姑娘你的本身是灵狐,你的人形是修炼出来的,但只是修炼出来一个人形,就是一个人形的躯体里面是灵狐的经脉。莫邪剑是人族的神剑,你要用它,就得用人的经脉和运功方式,而以你现在的身体,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莫邪剑不认你,不是因为你是妖她对你有偏见,而是因为你是妖她害怕你的经脉无法运转莫邪剑的武功心法,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才不让你碰的。”逍遥真人道。

    “原原来如此。”楚飞绫喃喃道。

    “飞绫这是被人们的偏见吓怕了,很多人一看是妖,立刻就敬而远之,这还是好的,很多都是立刻逃之夭夭或者拔刀相向,其实飞绫比很多人都好,都要善良。”戚少商叹道。

    “其实啊,妖不是坏的,魔才是。人修武为武者,万物修法为精灵,世间万物皆有好坏,真正坏的是魔,妖只是人类自觉优越而对其他修炼的生灵的蔑称而已。楚姑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妖与人一样,都分好坏,早晚有一天人们会认识这一点的。”逍遥真人道。

    “谢逍遥真人开解。”楚飞绫行礼道。

    “嗯,楚姑娘,你要成为莫邪剑主,就得拥有一个完整的人类身体,完整的经脉系统,用人类的运功方式。”

    “可是这要怎么做啊?我本体就是狐狸,怎么可能拥有人的经脉?纵然我再怎么修炼,修炼出来的都只是一个人的形体,别说经脉了,就是血肉内脏都是我们狐狸的。”

    “嗯其实这里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你去杀一个人,夺去她的身体,这样你可以用她的身体来继承莫邪剑,练武功,同时你的灵狐族的法术仍然能用,只不过你灵狐的修为要减退好几个层次,只有你显出原形的时候才能完全发挥出来。我,其实是希望你选择这种方法,毕竟在人类中,有太多太多根本就算不得人的东西,有太多太多杀一个有益无害的东西。”逍遥真人道。

    “请您告诉我第二种办法。”楚飞绫道。

    “唉,听你这句话,我就知道你的选择了。第二种方法是,在东海东瀛岛上,有一株仙草,叫苦心草,你去找到它,吃下去,在岛上一个火山的岩浆里炼化自己的身体,将自己修炼变化出来的人形炼成真正的人体,而且比真正的人体更加强大,不仅可以用人的武功,继承莫邪剑,还可以用灵狐的法术并且丝毫不打折扣。这是真正的血肉的改变,因为你修炼人形就是用自己的部分血肉组建了一个新的身体,所以这个方法就是在炼你自己,所以过程会无比的痛苦并且极其危险,这个过程的痛苦可以说是削骨蚀髓,而过程一旦有差错,你将会立刻神魂俱灭,化成灰烬,所以我真的希望你选择第一个方法。”逍遥真人道。

    “第一个!必须是第一个!”戚少商双手握住楚飞绫双肩。

    “我选第二种。”楚飞绫道。

    “你疯啦?那东瀛岛是你能去的吗?先不说你这种方法有多么困难,有多么痛苦,就那东瀛岛上,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妖魔,道行比你高的多了去了,再加上那里的人愚昧野蛮,不服教化,你去了还不得被他们架火上烤了?”戚少商心里急躁,双手忽然使劲,捏的楚飞绫倒吸一口凉气。

    “我必须选第二种,第一种方法不是单纯杀个人那么简单,你必须在不破坏她身体的情况下击碎她的灵魂,那对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楚飞绫道。

    “我们挑那种恶贯满盈的、就算是死一千次都不足以洗清罪孽的,这样也不至于太过内疚。”

    “少商哥,我就是我,这副身体是我修炼出来的,我就长这个样子,你让我换一身皮,那还是我吗?我以后该怎么面对你?你以后再看见我难道就不会感到别扭?而且,当年莫邪前辈为了帮助干将前辈铸剑,能够以身投炉祭剑,莫邪前辈能做到,我也能。更何况,我真的不忍心为了自己去害一个人,就算她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我碰上了或许会杀了她,可是我做不到那么残忍的杀她。还有,你真的要我披着一张十恶不赦的人皮受人唾骂甚至被人追杀?”楚飞将手放在戚少商肩上,抬头看着戚少商的眼睛,语气平静的同时带着一丝恳求。

    “飞绫,算我求你了,这是上天安排的任务,你只是借一个躯壳暂时用一下,等这件事完成了你就不用再用了。你说莫邪前辈的事,那个我信,你不需要证明什么,你是莫邪的传人,这是你的使命,既然都要做,何必再去选择这个风险这么高的方法呢?”戚少商握住楚飞绫手背,话语里满是恳求。

    “不!你不要跟我说什么使命,我跟你从山庄里出来,拿着这把根本就不愿意认我的剑,完全是因为你是干将剑!我不要换一身皮,我要以我自己,原原本本的自己陪着你,我不要用别人的身体,一刻都不行!”楚飞绫转身背对着戚少商,戚少商能看出来她在轻微的颤抖。

    “咳咳,楚姑娘你是一定要选择第二种方法吗?”逍遥真人道。

    “没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不过少商哥,但是我就是不愿意选第一种,我宁愿去岩浆里炼我自己,我也不想披上一身那样的人皮。”楚飞绫道。

    “好好好,莫邪剑的考验你算是通过了,我告诉你们吧,办法就只有第二种,第一种是我编出来的,这算是一次莫邪剑的考验,干将莫邪是挚情双剑,你怎么也不肯去选那第一种方法,就算是你已经完全说不过他,可是你用了另一种不用语言的方法来说服他,你连换个样貌都不愿意,却愿意去做那么危险的事,这种情,比之当年干将莫邪的情,也差不了多少。”逍遥真人道。

    “什么?”楚飞绫难以置信地问道。

    “师傅啊,你这考验过分了啊!”戚少商道。

    “啊哈哈哈,师傅给你们道歉了,还有啊,楚姑娘对你如此情深,你可不能亏了她。”逍遥真人笑道。

    “是,师傅,我一定会好好对待飞绫的。”戚少商道。

    “所以说飞绫姐必须要去那东瀛岛了。”小衣忽然说道。

    “没错。”戚少商神銫登时暗淡下来。

    “正合我意啊,我相信,就算过程痛苦一些,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好的,说不定我的修为也会有很大的进步。”楚飞绫笑道。

    “让我陪你去吧,我去给你护法。”戚少商搂着楚飞绫,柔声说。

    “嗯嗯,我也去!”小衣道。

    “可是,我们还要去那极北之地救南宫影的姐姐呢。”楚飞绫道。

    “没有你的莫邪剑,我的干将也发挥不出完全的威力,去救南宫黎,光凭我们几个还是不行,飞绫的莫邪剑必须要发挥出来,其次我们还得找几个帮手。”戚少商道。

    “你们要去救谁?”逍遥真人问道。

    “南宫黎,南宫影的姐姐,她身上好像有一个天魔宫特别想得到的宝贝,天魔宫灭了女娲族后,她和南宫影一同被抓起来了,现在被关在极北之地的一个玄冰玉洞里,我们打算帮南宫影救出她姐姐。”戚少商道。

    “嗯你们要去救人,那,冲虚师弟,要不你和他们走一趟?”逍遥真人道。

    “行啊你,师兄,那北方极寒之地你自己不去,叫我去啊?”冲虚道长笑道。

    “哎,以咱们的内力,还怕什么寒冷?行啊,你不愿意去就我去喽。”逍遥真人道。

    “行了,我去就是啦,你个老小子,清梦师妹又不喜欢我,你这么怕我么。”冲虚道长冲逍遥真人挑挑眉,笑着说。

    “嗯???”戚少商从这句话里听出来一个很令人激动的信息。

    “师傅啊,你终于肯对清梦师叔动手了。”戚少商一脸坏笑地看着逍遥真人。

    “说说什么呢你,还有你这老不正经的,怎么什么话都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就去北边挨那些魔头的打吧!”逍遥真人转身就走,走到门口还被门槛绊了一个踉跄。

    戚少商看着逍遥真人完全走出去,憋着笑的脸朝他两位师叔看了看,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位师叔含着笑也走出门去。

    “哈哈哈哈”门外传来两个人的大笑。

    “哈哈哈哈”戚少商捂着嘴,蹲在了地上,浑身上下不住抽搐。

    楚飞绫和小衣两人也被戚少商引得抿着嘴笑起来。

    “很好笑么?”门外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嘶”戚少商倒吸一口冷气,忙站起来,正銫道:“没有没有,不好笑,不好笑。”

    门口一个曼妙的身影漫步进来,虽然不如小衣和楚飞绫,却也是绝銫,只是,她的脸銫这会儿有些不好。

    “嘶啊师叔轻点儿轻点儿,疼。”那刚才进来的就是戚少商的师叔,清梦,不过,听了戚少商的笑声她似乎有点生气,一进来就掐住了戚少商的胳膊,还用力拧了一把。

    “哼,敢这么笑话你师父师叔,你实在是欠揍。”清梦冷哼一声,一拳打在了戚少商的肩膀上。

    “嘶师叔我不敢了。”戚少商揉着肩膀,低着头说。

    “小商啊,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肯回来一趟了。”清梦梳了梳戚少商的衣服,柔声说道。

    “为了争四庄这个名头,我和家父在江湖中闯荡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这次又来了这么大一个任务,唉,真的是。”戚少商黯然道。

    “好了,既然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吧,待会儿吃午饭的时候,好好陪我喝两杯。”清梦柔声道。

    “是,师叔。”戚少商躬身道。

    清梦转身走出了大殿,戚少商看着她的背影,眼圈不禁红了。

    “当年我学艺时,清梦师叔待我就像亲生母亲一样,她脾气暴躁,喜欢打人,内心却是温柔的,每当我受罚,清梦师叔总会陪着我,要么就是给我上药,要么就是留着饭菜等我受罚完了再吃。”

    “戚大哥,以你的天赋竟然也会受罚?”小衣问道。

    “就是因为我的天赋高,师傅才对我非常苛刻,那些学艺的日子真的是噩梦,比后来我闯荡江湖的生死关头还要难熬。”戚少商长叹一声。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忙活了一夜了,我们去吃饭吧?”楚飞绫道。

    “嗯,走吧,我们去吃饭。”戚少商点点头,拉着楚飞绫和小衣二人的手走出门去。

    因为是刚回来,逍遥真人给他们安排了一桌酒席,也算是接风洗尘了。

    为首的自然是逍遥真人、冲虚道长和灵虚道长。清梦大师、戚少商、楚飞绫、小衣坐在下面,南宫影因为受伤,自然在房间里休息。

    “师傅啊,我回来也不用麻烦您摆这么大的阵仗吧?”戚少商道。

    “你现在也是一庄之主,不只是我们的徒弟,我们自然要以礼相待。”逍遥真人道。

    “弟子不论有什么身份,仍然是师傅的弟子,这杯酒,弟子先干了。”戚少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少商不必客气,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怎么样?莫邪剑和救南宫黎两件事情你们有什么打算?”逍遥真人问道。

    “我们打算兵分两路,我和飞绫,小衣去东瀛岛找那苦心草,冲虚师叔和南宫影先往极北之地赶去。去东瀛岛路途要比极北之地近许多,我们去了再回来,加快速度可以追上冲虚师叔他们。还有,我会请一个帮手来,让他也和冲虚师叔一块儿去,这样在路上也有个帮手。”戚少商道。

    “哦?你打算找谁?”冲虚道长问道。

    “七帮长笑帮少帮主,殷乘风。”戚少商道。

    “你还能请到他?”逍遥真人奇道。

    “我们可是好哥们儿,再说了,他和我脾气秉杏相似,喜欢遨游,还喜欢打闹,更喜欢给天魔宫的人找麻烦。”戚少商邪笑道。

    “嗯那样也好,多一个人帮忙也多一分力量。”冲虚道长道。

    “那我下午就飞鸽传书通知他。”戚少商道。

    “只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们不管是去东瀛岛或者去极北之地,路途都很远,难道我们要一去一两年甚至好几年?”小衣忽然说话了。

    “哎,小衣,你提出的问题还真的得好好考虑考虑。”戚少商揉了揉小衣的头发。

    “你们用普通的方法赶路那肯定慢啊,可是你们不会御剑术吗?”逍遥真人道。

    “我不会啊”戚少商耸一耸肩。

    “嘿嘿嘿,我会!”楚飞绫此时像个在表现自己的孩子。

    “不会你就赶紧练,我觉得你一定会,只不过你自己不知道或者还没记起来罢了。”逍遥真人道。

    “什么意思?”戚少商这会儿真是一头雾水,疑问之銫溢于言表。

    “哎哎,商儿好不容易回来,吃个饭还要谈这些,吃饭吃饭!”清梦大师道。

    “好好好,吃饭吃饭,来,我们喝酒!”逍遥真人笑道。

    这一顿酒喝了一个时辰,戚少商是被小衣和楚飞绫拖回去的。当然,当这两位姑娘看见逍遥真人、冲虚道长、灵虚道长一个一个倒在地上说着胡话,清梦大师也靠在椅子背上抚着额头睡着了,她们内心的惊讶与佩服也油然而生。小衣一直坐在戚少商的床边,戚少商也没受伤也没生病,只是喝醉了,她也不可能担心戚少商的安全或是身体,她就是想待在戚少商身边,什么也不做,就是这样待着。

    这些日子,戚少商和楚飞绫待得很近,小衣虽然不会乱想什么,更不会嫉妒,但她心里肯定不舒服,一个姑娘肯定是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多陪陪她。只是这些天发生的事都是跟楚飞绫有关的,戚少商自然会跟她在一起的多点,小衣不会说什么,但是她肯定也希望戚少商回头看她一眼,跟她说句话,此刻戚少商在床上睡着,虽然喝醉了酒,但是身上没有半分酒气,睡着的样子跟没喝酒一样,这就体现出来戚少商的修养,他平时根本不会注意,也不会去管,但他的修养就像他的拳脚,他是使剑的,不用拳脚不代表他不会,他的拳脚,甚至要比很多拳脚大家要强,他的修养也一样,平时根本就不会在意,甚至会刻意装作没有修养,但是在这喝醉酒的时候,喝到自己双腿都迈不动路的时候,这份修养却完全显现出来了,他怎么封住酒气的?当然是用的内力了,以内力敛住酒气,当然是很累的,还会使自己醉更久,不过,这些对戚少商来说不是什么问题。此刻小衣看着熟睡的戚少商,也在奇怪为什么他没有半点醉的样子,不过她也没细想,只是托着腮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似乎这件事就是她最喜欢做的事。

    “嗯”戚少商睡了一个下午,傍晚时分才醒来,他一醒来就看见了坐在旁边的小衣,此时她已经趴在自己胳膊上睡着了。戚少商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使劲摇了摇头,坐起身来,看着旁边睡着的小衣,稍微一想就知道她为什么在这儿。轻轻叹了口气,俯身在小衣脸庞上吻了一吻,起身下床,轻轻抱起小衣,将她放在床上。以戚少商的轻柔,他很轻易就能做到将小衣放在床上并且不惊醒她。因为当年戚少商救楚飞绫的时候,就是在山里看见一个拼命奔逃的姑娘,好奇追上去后,失去了那姑娘的踪迹,却在一道瀑布下发现了一只晕过去的九尾狐,便将她抱回去救治,后来救过来了,可那小狐狸最喜欢的就是把戚少商的腿当做枕头,为了将这小狐狸抱到床上去且不惊醒她,戚少商就练成了这么轻柔温和的抱法。可是这次,戚少商刚一放下小衣,小衣就睁开了双眼,戚少商明显愣了一愣。

    “怎么?想不到我会醒吗?”小衣轻轻一笑。

    “呃,确实没想到。”小衣那一笑看得戚少商心脏都抽搐了一下,戚少商轻轻吻了小衣的额头,说道。

    “我感觉到你在抱我,把我放到床上,我就醒了。我以为你会多抱我一会儿,可是我怕你放下我就走了。”小衣被戚少商一吻,脸上已经微红了,此刻说出这句话,脸上立刻就一片通红。

    “哦?可我是想放下你,然后和你嘿嘿嘿。”戚少商翻身躺倒小衣身边,在她的耳边说道。

    “你讨厌啊!”小衣被戚少商的话语和气息弄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抬手一拳锤在了戚少商的胸口上,娇嗔道。

    戚少商抓住小衣那只小拳头,一把将小衣拖到了自己怀里。一条手臂绕过小衣前胸,牢牢地把小衣圈住。小衣使劲挣了挣,挣不动,轻轻哼了一声,嘟着嘴不看他。戚少商手上用力,让小衣翻过身来,面朝向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心情不好,对不起啊。”戚少商轻声道。

    “没事啦,有这一下午,我就很开心了,这些天发生的事,都是和飞绫姐关系比较多,你这样也是应该的。”小衣笑道。

    戚少商将小衣抱在怀里,闻着小衣头发上的清香,不禁陶醉在其中。小衣温婉柔顺、亭亭玉立,楚飞绫仙姿绰约、靓丽绝伦,这两位姑娘气质不同,却都是戚少商爱的人。此刻小衣在他怀里,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又怎能不令他意乱神迷?

    “对不起,小衣,那天在戚府里,飞绫跑出去后,我才发现被爱人冷落是那么的痛苦,所以,我不想再冷落你们任何一人。”戚少商道。

    “你冷落飞绫姐可是有好几年吧?她伤心难受也是应该的,我现在也不算是被你冷落,只不过这些天我想跟你说些话都好像很难。”小衣道。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开始越来越多,经历的战斗也越来越多,我曾经和飞绫一起被困在灵狐族的数万大军里,我和她的配合自然要好一些,再加上她是莫邪的传人,和我自然有些默契。你的青鸾剑也不低于除轩辕剑之外的九大神剑,你好好练练武功,真正的参与到战斗中,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我和飞绫在一起的时间长而冷落你了。毕竟,我们这些天以及以后的日子里,战斗肯定要占据我们大部分时间。”戚少商道。

    “嗯如果你让我参与更多的战斗,我的武功肯定会进步很快。”小衣嘟着嘴说。

    “但是在战斗之外,我们也很需要你做其他的事情啊,比如昨晚守护那个房间。”

    “嗯,我知道,青鸾剑法博大精深,几乎是万能的,等我能够运用所有的内力,肯定会很厉害。”

    “不管多么厉害,保护好自己是最重要的。”戚少商关切地说。

    “嗯嗯,我知道啦。”小衣一脸俏皮。

    戚少商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小衣的脸颊,在小衣额头上落下一吻。小衣眨了眨眼,抬起脸凑近戚少商的脸庞,樱桃小嘴碰到戚少商嘴唇上,戚少商浑身“忽”地一热,喘息也粗重起来,用力将小衣压在身下,双手撕扯着小衣的衣服。小衣一双手抓着戚少商的肩膀,因为紧张而暗暗用力,指尖发白。

    “嘶”戚少商忽然起身,揉着自己的右手,放在口边吹了吹气,小衣也起身,看向戚少商。

    “我说小衣啊,你为什么把针线放在怀里?扎死我了。”戚少商手上有两个明显的红点,一脸哀伤地看着小衣。

    “我我”小衣低头往怀里摸去,却看见了自己大片的香肩,和胸前那令人意乱神迷的大片雪白,俏脸登时通红,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条白手帕扔到戚少商怀里,把衣服一把拉上,飞快地跑到桌边坐下,端起茶水灌了一口。

    戚少商看了看小衣扔来的白手帕,将它放入怀中,走到小衣身边,从后面抱住小衣,笑道:“没想到小衣你年纪不大,身子倒是生的如此美妙。”

    “你讨厌啊!”小衣挣开戚少商的怀抱,红着脸转身跑了出去。

    戚少商走到门口,看着小衣的背影,手上蓝光一现,随即隐去,是那青鸾血咒。戚少商笑着回房间,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写,出门吹了个口哨,一只信鸽便落在戚少商手臂上,戚少商把装着信纸的竹筒绑在信鸽腿上,抚了抚信鸽的羽毛,抬手将信鸽放飞到天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